河南体彩网-首页

                                                                            来源:河南体彩网-首页
                                                                            发稿时间:2020-08-15 09:02:50

                                                                            美元的结算份额下降,当然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也会下降。这就造成了对美元在后冷战时期所形成的金融霸权的巨大挑战。美国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呢?我们都知道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美元的背后是美军,有美军撑着的美元才是美金。美军对美金的支撑需要一套制度来维护和巩固,这就是所谓的美制,美国的制度体系要求大家都接受,你接受之后美国的金融资本才能方便的占有你的收益。制度转轨这个概念就成了各个发展中国家最常见的说法,往往包装成各种普世价值,要求你必须接受。比如原来说让中国融入,就是让中国按照美国的制度设计来进行改革,你没按照这一套改,你就属于被美国排斥的目标。

                                                                            当大量发展中国家都开始接受西方投资的时候,就给了西方金融资本经济一个空前的扩张空间。正好中国处于一个要素价格的低谷,因为前几十年为了国家工业资本的原始积累,人为压低了劳动力的价格,大家拿的工资都很低。记得1970年代的时候,我那时是全民所有制的职工,工资只有30块钱;更早之前我当兵的时候,第一年只拿6块钱,第二年7块钱,第三年8块钱。那时候普遍低工资,且农民得到的分配也是非常有限的。整个国家把所有的劳动者所创造的剩余,由国家占有了之后,直接用于扩大再生产。

                                                                            今天,当中国再度面临相当于是一次新冷战的挑战时,是不是有可能继续借鉴毛泽东当年创立的三个世界理论体系呢?我一开始讲新冷战的意识形态非理性,其实对他们来说很多选项和策略是很理性、很有针对性的。

                                                                            这些事情今天想起来很无厘头,当年却是大行其道。老冷战时期有很多荒唐的事情,但是这还不算是最为恶劣的。最恶劣的,是以自由主义名义强制要求所有发展中国家站队,以反共名义在发展中国家搞暗杀、搞政变,甚至把那些搞军事独裁的政权推上去。老冷战时期的这些荒唐行径,在今天新冷战发生的时候,仍然会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发生。

                                                                            从政治角度来说,如果这些措施伴随着局部军事冲突,比如南海冲突或台海冲突等突,一旦冲突同时发生,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整个西方连同政治制裁、经济制裁以及金融制裁一起上。在那种情况下,对中国来说,直接损失是什么?一旦进入政治经济军事的全面制裁,中国在西方所有的投资,包括在美国国债市场的投资,都会被扣下。意味着,美国可以这种手段直接占有大量中国在海外的资产,同时赖掉对中国的欠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我们在美国至少有一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投资。这就像我们说的,打垮了苏东体系之后,美国和欧洲的各种金融资本,大大收割了一波苏东国家实体资产的韭菜。

                                                                            在此形势下,中国提出集中全国的科技力量、工业力量等等,搞两弹一星。按毛泽东的说法,“我就是要饭我手里也得有根打狗棍”。美苏双方之所以不再打热战,第三次世界大战打不起来,其中一个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原因,就是双方都有核武器,核恐怖平衡。并且1960年代,中苏双方发生交恶的时候,中国已经开始遭遇到核武器威胁了。1958年金门炮战,美国人也曾经发出过威胁,准备使用核武器攻击中国。此外,中国还从1963年开始三线建设,因为这些年形成的一些工业基础基本上在沿海大城市,就要向内地转移。

                                                                            但是很快,毛泽东1955年年底就开始强调我们要改变全盘苏化。接着从1956年开始,跟苏联发生两党之间的争论,到1960年苏联开始全面撤走,从1953年开始全盘苏化到1960年完成对苏联的去依附,中国再度变成一个去依附的独立主权国家。1960到1970年代,因为中国离开了苏联阵营,所以冷战态势就变得很清晰了——美国和苏联各自成为两个霸权国家。两个国家都不忌讳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什么选项在他们的篮子里都是随时可以拿出来的,比如,核威胁,核讹诈……

                                                                            当时,毛泽东对两个超级大国各自拉帮结派、形成站队、互相攻击,是有明确分析的,他提出了一个很宏大的世界板块结构分析,叫做“三个世界理论”。他说,美国和苏联都是超级大国,是两个霸权国家,美国叫做帝国主义,苏联叫做社会帝国主义,它们是第一世界。大多数其它西方国家叫做第二世界,而我们这些亚非拉的一般发展中国家叫做第三世界。所以毛泽东其实是孤立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积极开展跟第二世界国家各种各样的交流,加强经济关系,然后坚定的跟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于是,三个世界理论就成了一个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思想理论体系。当中国加入联合国的时候,我们是被第三世界的穷哥们抬进去的。不仅是后来发生了这个重要的改变,在当年也确实形成了毛泽东所强调的那个统战思想,统战就是把我们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我们的敌人搞得少少的。

                                                                            谢谢主持人的介绍。我先给大家做一个解释,讲一讲这个题目,什么叫做新冷战。当然,新冷战相对于老冷战而言,我们把西方帝国主义热战之后,相对而言没有大规模热战、不是世界大战的期间,但又具有战争性质的对抗形式叫做冷战。冷战起源于二战后,我们把冷战分为三个阶段:老冷战是美国对苏联,或者叫资本主义阵营对社会主义阵营;后冷战是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之后,形成的美国单极霸权推动的金融资本全球化。而新冷战则是美国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特别是最近这几年,针对中国所发起的对抗性形态。

                                                                            那么,从老冷战到新冷战,中国到底有哪些应对经验。先说老冷战,那时中国是毛泽东时代。中国当时将正在进行的土地革命战争定义为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我们是按西方的“五个阶段论”来形成意识形态的,那是一种线性思维,那时候认为中国跟西方一样,一定要经历五个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最后再到共产主义社会。所以,中国当时处在什么阶段呢?处在资本主义尚未建成,资产阶级革命正在发生的阶段,只有当中国完成了工业化大生产之后,才能再讨论是否应该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早在1940年代到50年代初期的时候,我们自认为是资产阶级革命,这个时期的土改也是资产阶级革命性质的。为此,1947年毛主席还发表了《新民主主义论》,认定了中国即使革命成功,也要进入资本主义。解放战争节节胜利时,虽然美国当时是支持国民党政权的,但是美国并不打算跟这个还在进行资产阶级革命的中国完全断绝关系。美国的大使馆一直跟着国民党撤退,但是在南京解放后,它还是留下了。美国一直试图想跟中共维持一种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关系,直到毛泽东发表《别了,司徒雷登》,美国大使司徒雷登才离开中国。